当前位置: 北京赛车  >  

罗富和:不忘初心行与思

发布时间:2017-11-03  来源:

放大

缩小

  2016年12月,我被任命为民进中央第一副主席,我清醒地认识到在民进中央的领导岗位上工作还剩一年了。一张张慈祥亲切的民进脸还历历在目,一件件亲身经历的民进事还记忆犹新。

  我的人生历程有两个意外:年少时喜欢机械,理想的职业是做一名机械工程师,但是命运安排我进了农学院林学系;青年时要求进步,写的第一份申请书是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是命运却导引我跨入了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大门。

  我出生在1949年,与共和国同龄。我们这一代人有着相同的人生经历:下放当知青,在逆境中努力磨练,考上大学,通过刻苦学习、艰苦奋斗走上教学科研道路。

  1968年,我随着广州大规模下乡的知青队伍,到了海南岛白沙县,成为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员。那时候的海南是遥远的,从广州坐轮船到海口需要一天多。搭茅棚住下,开荒、炸树头、挑水、育苗,伐木、炸石头、建房,还自己建小水电站发电,时常一个月都吃不上一口肉,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一干就是5年。这5年给我的人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对中国的社会基层有了深刻的体验和了解,同时也得到了意志的磨炼。不仅学会做事,更重要的是在那扎根一辈子的退伍老兵和老工人教会了我们应该如何做人。

  1973年,我参加文革以后第一次恢复的高考,在层层选拔中以优良的成绩争取到读大学的机会。记得当时省招生办有人来问我对高考交白卷事件的态度,我认为在推荐的基础上通过考试选拔招生没有错。后来我才知道,虽然在全团考生中我的成绩名列前茅,可能就是认识有问题未能被录取到心目中理想的大学和向往的机械专业,最后进了广东农林学院(今华南农业大学)林学系。这是我上大学的唯一机会,虽然遗憾,但别无选择。农林学院毕业后,我留校当上了助教。1978年,通过了文革后全国首次选送公派留学生的考试,得到公派留学的机会去了芬兰,在赫尔辛基大学林学院森林经理系进修学习。

  在芬兰令我感受最深的,是教授们一天到晚都扑在实验室里、试验林里,那种专心致志、兢兢业业,对事业的执著追求,令我深受教育。我的导师对我说:“芬兰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读大学,我们腾出学位给发展中国家的学子,让他们学成回国,为自己的国家作贡献。如果他们学完了,都留在芬兰,那是我们的失败。”导师的这种胸怀和境界给我深刻的影响,坚定了我为祖国发展贡献力量的信念。我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泡在计算机房里,孜孜以求地学习。

  1983年,我获得了赫尔辛基大学农林学院硕士学位。回国后,陆续主持一批科研项目,发表10多篇论文,获得3项省部级以上科技奖励和一项国家专利,被破格从助教直接晋升为副教授。

  1985年我加入了中国民主促进会,入会介绍人是华南工学院、华南农学院的教授。他们在文化大革命中都受到冲击,然而我从未听到过他们的半句抱怨,而是看到他们珍惜改革开放的春天,日夜操劳在教学科研第一线,业余还积极认真地参加民进的各项活动。民进人这种“老实党”的品格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里,从而不断地激励着自己投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建设的实践与思考。

作者:罗富和     责任编辑:zhangyu
北京赛车论坛 pk10代理网址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吉林快3代理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