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赛车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老屋变迁

发布时间:2019-08-29  来源:《辽宁民进》(2019年第2期)

放大

缩小

  那所老屋,我们住了七年之久。

  现在我们搬离了那里,它已成为我们的老屋,虽然它狭窄,破旧,但到处都有我们一家活动的痕迹,看着这些印记,总有些不舍,目光随处一游移,记忆便一幕幕地扑来。

  买下它时,虽然它是二手房,我们夫妻俩还是把这里粉刷一新的,望着雪白的墙壁,想着孩子们的淘气,我们曾郑重约定,一定要教育告诫好他们,要保持这样洁净的环境。可是,搬家的那一天,孩子们也跟着忙乎。搬家公司还没有把东西摆放好呢,我们就在东侧卧室的墙上发现了两个铅笔画的小汽车,线条简洁清晰,这是哥哥干的好事,哥哥的手真快,画也不错,热情也高,我们看到时,又跑到另一侧挥毫去了。我急忙夺下笔,我们气愤地训斥了他之后就是互相埋怨对方,都责怪对方没有看好孩子。送走工人之后,西卧室里又赫然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彩虹状铅笔道,爸爸又气愤地教育着哥哥的屡教不改,哥哥委屈地说不是自己干的,爸爸再看看墙上的印记,肯定地说,一定是你干的,弟弟根本够不到这样高。正说着,弟弟不服气地趔趄地走到墙壁,拿起一直攥在手里的铅笔,踮起脚尖仰起身体,伸直胳膊,呵,正好够到黑印处,脸上还带着自豪的表情。爸爸气得哭笑不得。

  前几天提到这事时,还说啥也不信,不服地说,我竟然有这样矮的时候?确实,你现在站在那里,那条黑印只到你的大腿处了,我们都揶揄道,对,你从来没有这样矮小过,你是一下子长这么高的。

  暮春时就有蚊子出没,人们说它们是躲在下水道里过冬的。它们又偏偏喜欢叮小孩。早晨妈妈总是习惯在你们还熟睡时去查看你们的睡相,这一天她照例到你们的屋里,看到床边的墙壁上休息着几只吸足血的黑红色的蚊子。只听“啪啪啪”一针乱响,爸爸急忙跑过去看,只见墙壁上留下一朵朵鲜红的血印还沾着蚊子狼藉的尸体,妈妈满手鲜红,气呼呼的站在那里,平时瘦弱温柔的妈妈,这是竟凛凛然如将军。我心里不由暗赞妈妈的勇武。从那以后看到她发怒我都躲得远远的。现在你们的床头,鲜红的血印已经变成了黑褐色的了,看到它们,那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雪白的墙壁就这样不再洁净如初。

  一只粗糙的狮子,一只和狮子同样大的老鼠,老鼠的胡须与狮子的鬃毛也一样长,它们就这样相安无事地对望着:这该是弟弟的手笔。线条大方,幼稚。几个坦克,发射着炮弹,正与几个奇形怪状的愣头愣脑的机器人在大战:这该是哥哥的杰作。笔法工细,想象丰富。……。爸爸妈妈刚开始还管教严防,后来只好苦笑,只好听之任之了。再后来,妈妈索性也加入了画画的行列,她的作品就在西卧室的门后。

  每年过年时和你们的生日时,妈妈就会把你们喊来,说,来,量量身高,看看长了多少了。你们就会蹦跳着跑来,熟练地背贴在墙上,挺起身子,仰起小脑袋,有时还会偷偷地微翘起脚,妈妈就用卷尺细细地测量着,然后用铅笔在身高处画出一道,记上时间,再和去年的对比,最后,自豪地宣布现在的身高和一年净长的高度,你们听完了就自豪地跑开,妈妈也一脸自豪,好像勤劳的农民看着茂盛的庄稼一样。现在,这里已经从下到上画满了密密的笔印。你们从这里就能看见自己是怎样一步步长大的,那是妈妈给你们记下的年轮。

  现在我们的墙,成了巨大的画版了,各种画已经层层叠叠挤挤挨挨的了,画间还时常夹杂着一些字句,当然大都是你们哥俩相互说对方是小狗之类的文章了。我们高兴,终于你们识字了。

  望着伤痕累累的墙壁,我们暗自庆幸着,还好,房顶你们是够不着的。可是好景不长。不久,你们也终于能威胁到天花板了。那是你们在学蔡伦造纸不成之后,发现纸浆可以像摔泥巴一样到处乱贴的。你们贴遍了周围的墙后,就把一团团的纸浆,揉成球,扔向了天花板,一团团污渍,现在还清晰可见。

  至此,我们家的墙壁体无完肤了。

  外人来看到这些大都皱眉,只有我们才能读出这么多的温馨和幸福。这就是我们的老屋,为我们遮风挡雨的老屋。当初爸爸妈妈只是为了让你们上学方便,才选了这个离学校很近的地方,你们因为有它,省去了起早贪黑之苦,避免了挤车颠簸之劳。想起这些,它真是功不可没。

  现在,我们的居住环境大为改善,非但我们,连左右邻居们也都搬到新区,搬进新宅了。居住环境的改善,直接反映着改革开放后,我们生活水平的逐年改善。

  我想,你们对于居住环境的记忆只会由此而起,搬家之后可能会很快忘记这里曾有的生活,特为你们几下这满屋的印记,满屋的温馨。

作者:孟凡志     责任编辑:刘政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